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永利国际娱乐新编 >

最佳歌手

时间:2017-04-19 作者:妖花 阅读:9
  

  那个黄昏和夏季所有的黄昏一样,被太阳暴虐了一天之后显得憔悴昏倦,有一种令人心醉的病态美。满天红云像是高烧病人赤热的脸颊,望一眼都觉得烫手。柏油马路晒得比草地还要柔软,踩上去拔不出脚来,而且有一种焦枯的难闻味道。整个城市像烧透了的砖窑,使人喘不过气来。可是这一切依然没有削减众人的热情,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叫喊声更加高涨,人们的兴奋达到了顶峰。
  
  这里是莆田体育广场。宽敞的建筑两旁现在挤满了人,原来今天晚上7点钟在这里将举行一场演唱会,著名歌手莫可可将在此发布自己的专辑新歌。这一消息一经发布,许多莫可可的粉丝闻讯而来,就怕错过了这一精彩时刻。于是,原本僻静的体育广场顿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此时,体育广场内。
  
  工作人员紧张又不失条理的布置会场。大到整体舞台规划,小到灯光音响,每一方面都精心准备,可见经纪公司对莫可可这场演唱会的重视。
  
  后台化妆间里。
  
  一绺靓丽的波浪卷发随意的批散在两肩,弯弯的峨眉,一双丽目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充满诱惑,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眼前的女子大概二十一二,她就是今晚的主角,知名歌手莫可可。此刻的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淡然一笑,许是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场的演唱会,在娱乐圈待了这么久,对于任何场面如今她都能应对自如了。莫可可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歌曲单,又望着远方的天空,秀眉微蹙,心中忽然一抽。
  
  三年前。
  
  晨曦微露,天空刚起了亮点,就有人匆匆忙忙的行走在街道,来往的车辆也逐渐增多。这个城市的节奏总是快得让人疲惫。太多的人在这里为了梦想而拼搏,你甚至可以从人们的表情推测出他们前一秒经历了什么。当时的莫可可也是其中的一类人,她热爱歌唱,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歌手。可梦想与现实从来就不是一张纸的距离,她的梦想在一次次的比赛中被打压的遍体鳞伤。独自走在拥挤的街道,望着来往忙碌的身影,莫可可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心想:自己并不是空有梦想而缺乏实力的人,这一次次的失败大多都是结果已有了内幕,很多场比赛评比都是走场形式而已。自己只是一个平凡又没有背景的人,想要在歌唱界获得真正公平的机会很难。莫可可第一次感到了绝望的感觉,直到有个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可可,准备得怎么样了。”迎面走来一名身影修长的男子,男子目光如炬,一身修身西装更显得他简练精明。作为莫可可的经纪人,楚宵不是第一次看到莫可可发呆,失神的样子。“可可,你还好吗?”楚宵的再次出声终是将莫可可从回忆中拉扯回来。莫可可拿起双手往太阳穴的地方按去,摇了摇头将脑海里的影像驱除。莫可可这才抬起头,微微一笑,“我没事,准备得差不多了。”“嗯,你没事就好,你呢,也不要总是胡思乱想,调整好状态,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楚宵认真地说道,他是真的害怕这丫头在这关键时刻出问题。也许是职业病的原因,今天自己隐隐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只希望一切顺利吧。
  
  莫可可望着眼前的就跟自己大哥哥一样的男人,“我说,楚大经纪人,我看你今天倒是比我还着急得很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要上台的是你呢。”说完,莫可可眉角轻挑,一副慵懒的样子让楚宵哑然失笑。心想,这丫头,不管哪一面都有着独特的魅力,怪不得惹得这么多人喜爱。“好好好,我就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您呢,就大发善心,好好发挥,这不也是你的梦想嘛。”楚宵知道,莫可可虽然平时看起来淡然平静,可对待自己热爱的事业,她比谁都认真,要说今天这场面她一点都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可她习惯收敛自己的情绪,以最云淡风轻的姿态面对一切。“嗯,我知道。”莫可可坚定的语气使他一楞,他就知道,这丫头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偌大的演出台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格外耀眼,仿佛在迎接天王天后的驾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时有人激动的在喊“莫可可,我爱你”。“可可,你最棒。”台下密密麻麻的观众们,歇斯底里的,呼喊声如浪花般此起彼伏。人们的热情空前高涨,突然,演出台灯光一暗,似是已有了多年的默契,人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在布景台上方,几屡轻烟缓慢的升起,在这灰暗的灯光映衬下,飘渺灵动。忽然,一阵轻柔的音乐声打破了寂静,舞台左侧屏幕上忽然出现了一段视频,视频里莫可可一身学生装,清新脱俗,对着镜头露出了青涩的笑容,接着就是她出道以来出席的各场活动和演唱会。视频中的她时而清纯,时而妖媚,时而活泼,时而安静,很多观众看到动情处都不忍流下眼泪。呐喊声再次高涨,现场的气氛已经火热到了极致。
  
  一声独特又具有穿透力的声音传来,只见演出台上灯光都聚集到了中央,一身白连衣裙的莫可可如同月光女神一般缓缓走来,只见她眼角微翘,眉间含笑,一张性感的薄唇唱出优美的曲调。引得现场观众频频叫好,掌声不断。歌曲唱到高潮,莫可可以独具创造性的高音震撼全场,令人见识到她极强的爆发力。接下来的几首歌,莫可可采用了“音乐剧”的形式,用感情饱满的旁白串联歌曲,讲诉了男女生之间的爱情永利国际娱乐,情动感人。就在这时,莫可可的视线对上了台下的一位男子,顿时心头一震,怎么会是他?只见男子身材修长笔挺,身着一身黑色风衣,鼻梁高挺,绵厚的嘴唇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莫可可,白皙的皮肤与身上的黑色风衣形成强烈对比,五官立体又不失清秀,这是一个俊秀的男子。可他现在正目光冰冷地看着莫可可,眼睛里毫无温度。只是对视了几秒,莫可可竟慌乱的收回视线。怎么会是他?他怎么出现了?过往的一幕幕涌上了心头。不过还好,演唱会的休息时间到了。因有着灯光的作用,所以莫可可的失常并没被台下的观众注意到。优雅的向观众席深深地鞠了躬,视线一扫,刚才的男子却已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难道刚才是自己的幻觉?不,不会的。满怀心思的莫可可这时已然向后台走去。
  
  后台化妆间里。
  
  莫可可刚走到门口,楚宵便立刻迎了上来。
  
  “不错,可可,你今天发挥得非常好,累了吧,赶紧休息会。”楚宵绅士地将镜台前的椅子拉出,让莫可可坐下。莫可可心头一暖,朝着楚宵一笑,“嗯,没事,谢谢你。”就算心里再烦闷,莫可可也不想让楚宵担心。“抓紧时间好好调整,待会你可是要有新歌要发布,外界多少人都看着呢,要是你这次一举成功的话,那你在歌唱界的地位就没有人能够撼动了,所以,千万不能有所懈怠。知道吗?”看到自己的经纪人突然严肃的样子,莫可可也不得不慎重起来了,这次活动真的对她很重要,自己为此付出了多少只有自己明白。“嗯,你放心,我绝对会以最完美的方式完成这场演的。”莫可可眼神坚定望着楚宵。
  
  “叮铃铃,叮铃铃……”
  
  “我先接个电话,”楚宵看了一眼手机后对莫可可说。
  
  “嗯,你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莫可可无奈的撇嘴。
  
  看了看时间,离下半场演唱会开始还有二十分钟。因为已经补好了妆,加上莫可可喜静,现在化妆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莫可可突然觉得有些闷,于是便站起身来朝窗边走去。透过玻璃窗口,望着突然下起来的瓢泼大雨,心想这天气还真是多变,明明下午还是阳光大好的景象,这才没过多久,雨势就侵袭而来。
  
  “轰,轰,轰……”几声打雷声突然响起,莫可可吓得连忙退回镜台前,天知道,她是有多害怕打雷。雨继续下着,似乎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莫可可的心又不平静了。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心下一沉,莫名的又想到了当时在台上看到的男人,算了,不想了,他来了就来了,有什么好纠结的。莫可可除去杂念,对着镜子整理好一切,正打算离开前去舞台。可就在这时,莫可可惊讶的看见正对着自己的镜子里面竟多出了个人影,那人正双目含笑的望着她,那容貌,不就是自己今天在舞台上看到的男人吗?
  
  莫可可猛然转身,看到男人那微挑的桃花眼正直盯盯地望着她,那眼神里不仅是冷漠,好像还有自己看不懂的情愫在里面。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自己竞然连有人进来都不知道。倒真是走神的厉害。纵然心里有一堆的疑问,莫可可还是决定先镇定下来。
  
  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莫可可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勇气直视他的眼睛,他好像依然没变。只要不说话时,给人的感觉就是冷冰冰的。
  
  两人都不说话,就这样静默的望着对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气氛安静的让人窒息。
  
  三年前。
  
  “可可,你有多喜欢我?”当许山高一脸含笑的将莫可可散落在耳边的头发拢到耳后,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莫可可表情微楞。
  
  “除却音乐之外,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莫可可望着眼前的少年,脸颊微红。“这个答案,许先生你还满意吗?”
  
  “那好,那我以后就成为你的音乐,那样你最喜欢的就是我了。”许山高戏虐地说道,他就知道这丫头心里最看要的就是她的音乐,她的梦想。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她所热爱的也正是他所想要的,他会一直陪着她,陪着她一起努力。
  
  窗外的雨突然又大了起来,雷鸣声使莫可可突然清醒了过来。实在忍受不了这诡异气氛,“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可可率先打破了沉静的气氛,有些慌张地看向许山高。
  
  三年的时间不见,她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身上再也没有当初初见时的青涩了。许山高心里莫名一酸“怎么,你难道就这么不想要见到我吗,这么快就要把我给忘了,呵,也对,或许你从未真正把我放在心上。”许山高说完这话认真的观察莫可可的反应,他真的很想从她口中听到他想听的答案,只要她能够说一句不字,他就可以放弃今天的计划。可是莫可可只是淡淡的一笑“以前的事都过去了,阿高,还是忘了吧。”莫可可努力的扯开嘴角,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莫可可,你真的可以,怕是今天你不会高兴见到我吧。因为接下来的演唱,你没有机会上场了。”“你,你什么意思……”莫可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一阵眩晕,许山高前进两步,立即将莫可可拉至身边,随即将她的双手钳制在身后,莫可可还来不及反应,嘴里已经被塞了一团麻布。她只能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的背倚上,只能拼命挣扎,她想要呼救,可嘴里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偏偏这个时候化妆间里却没有任何人经过。恐惧感越升越浓,只是她现在被绑在椅子上,有想逃的心却没有逃的本事,只能认命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莫可可此时害怕极了,她实在没有想到许山高会这样的对待她,眼前的这个人怎么会变得如此可怕。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吧。”许山高望着眼前的女子,嘲讽地一笑。随即就转过身来着手准备接下来的计划。
  
  莫可可惊讶的看着许山高的动作,眼底的恐惧愈浓。
  
  许山高从背包里拿出了几样东西,警惕的看了四周,确定现在不会再有人出现。就接着他的动作。他将一套波浪卷发套在自己的头上,他的皮肤本来就白皙,不需要打过多的粉底,所以没过多久他就化了个与莫可可一样的妆容。记得当初还是莫可可硬要自己学的,说什么自己不喜欢其他的男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自己的脸只希望让他碰。摇了摇头,许山高苦笑着,逼自己不再想这些。他准备好这一切之后,便往自己的身上套上与莫可可一样的演出服装。他也没想到,当初两人共同设计的为演唱会准备的一切,现如今竟派上了用场。难得她到现在还没有忘记。
  
  望着镜中的自己,许山高有一瞬间的楞神。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可以假扮成她,只要在灰暗的灯光映射下,再加上与她长时间的相处,她的声音与动作自己都可以模仿的惟妙惟肖,根本就不用担心被人识破。但真正看到了这效果,自己也不免惊叹。
  
  看着许山高的一系列动作后,莫可可瞬间明白了一切。她知道了,她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了,原来如此。她的眼泪不停的滑落,原本精致的妆容早已花的面目全非。她未曾想到会是这个结局。果然,到了现在,他还是那么执着。
  
  莫可可最后的意识就是看到许山高看自己的最后一眼。那一眼不似之前的冷漠,却蕴含着自己看不懂的情愫在里面。
  
  许山高此时已经出了化妆间,行至通往舞台的过道里。为了不被人发现,在离开化妆间时自己便将莫可可打晕,移至化妆间最里面的储物间内。一步步的接近表演台,许山高的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那个曾经最爱向他撒娇的笑脸。
  
  “嗯,可可,先别练了,休息一下吧。”许山高看着从早上一直练到现在都没有停歇的女孩,心疼地说道。
  
  “没事,我还不累,还可以再练会。”莫可可回头看了许山高一眼,微微一笑,便又继续自己的训练。
  
  许山高知道莫可可对音乐的执着。当初自己也是看到了这个女孩的努力与潜质,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可以实现自己梦想的希望。于是便向公司推荐了她。很自然的,自己就成为了她的舞台指导老师兼词曲创作人。许山高永远都不会忘记莫可可见到他第一眼时露出的大大笑脸,而这个女孩便从此深深的印在他的心里。
  
  “好,那我陪着你。”许山高知道劝不了莫可可,也就继续开始自己的工作。许山高在稿纸上不停地创作着,一遍又一遍的修改,不论在歌词还是曲调方面都力求要精致完美,他心中有自己的打算,自己看重的艺人,他要按照自己的方式为她打造专属自己的歌曲。
  
  窗外的阳光温暖明媚,在柳絮纷飞的四月里,一切似乎都美的那么动人。
  
  莫可可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许山高正不厌其烦地指导自己的舞台动作,歌曲转音等。而自己看着他那精致的侧脸,竟情不自禁地吻了他。也许是感激与许山高“伯乐赏识千里马”的恩情,也许是长时间的点滴相处,也许是有着相近的梦想,总之,这个梦是真的。
  
  因确定了恋爱关系,两人之间隐隐的有种默契。莫可可其实是个挺有恶趣味的人。空闲时,她也爱听许山高唱歌,因为莫可可说“阿高,你的声音、声线真是独特,不管是低音还是高音都能控制的很好,你要是用假声唱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你是个女孩子呢。”于是就经常让许山高模范她的声音唱歌,每当此时,许山高总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可莫可可却笑得一脸开怀的样子“阿高,哪天你真的可以装扮成我的样子,我想肯定很像。”莫可可的笑容很甜,很纯粹。“好啊,你开心就好。”望着眼前的女孩,许山高一脸的宠溺。他多希望她能一直这样保持本心的活着。
  
  梦想的滋养能够让人变得奋进,但现实的残酷却一步步的让人迷失自我。
  
  令许山高感到高兴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莫可可的进步很大,假以时日必定能绽放光彩。但是许山高依然不敢懈怠,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从舞台走步,谢幕致辞,歌曲演绎等各个方面指导莫可可。但平静的生活总要掀起些波澜,生活的经历告诉我们。莫可可开始渐渐的有了名气,整天应付与各种交际活动,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矛盾也随之产生。
  
  “可可,这首歌,我觉得你可以从这几个方面来诠释,首先……”许山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莫可可打断了。“好啦,我知道了,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明白。”莫可可神色略显疲惫,颇为不耐烦的说道。“可是……”许山高本想再说写什么的,“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我还得去录个节目呢。”说完莫可可便和经济人楚宵走了。看着他们并肩而走的身影,许山高心里却不是滋味。
  
  在莫可可过生日的那天,许山高在莫可可的房屋楼下等了一整夜。
  
  “我都说了,今天参加访谈节目,已经很累了,就这点小事你还要在这跟我计较吗?”莫可可委屈地说道。
  
  “小事?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本来都已经约好了,可你呢,就算是有事就不能给我回个电话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看着莫可可的样子,许山高心里就莫名的火大。
  
  “你是真的担心我吗?还是只是把我当成是你实现梦想的工具,你一心就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方式把我打造成你想要的样子。可我不是木偶,我是一名歌手,我有自己的思想,不管是在舞台动作还是歌曲演绎方面,我都想有自己的空间。可你呢,一直限制我的一切。就连我参加活动你也要干涉,作为男朋友你就不能多体谅我吗?其实,你只是想要把我变成你自己而已。”莫可可在气怒之下,把这段时间的怨气都发泻了出来。
  
  “你……原来你一直都这么想,你以为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吗,你可曾想过,若不是我一直不厌其烦的指导你,你会有今天的一切吗?我知道,我平时对你是严格了点,可我是一名词曲创作人,一首歌从产生到制作过程,没有人比我更明白它所代表的含义,我让你按照我的方式去演绎,只是为了能让它以最完美的一面呈现给大众。而这对你的事业也是有很大帮助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一点都不懂我的用心。我虽然从你身上看到自己实现梦想的希望,可我从来不觉得你是工具,我只希望你能在音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许山高那时的心冰冷到了极点,他从未想到在莫可可的心里自己竟是这样一个人。说完便不在看莫可可一眼,转身离去。
  
  夜,黑的更深沉了。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这一周,莫可可与许山高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仅有的一次,也是许山高将原本打算送给莫可可惊喜的生日礼物---自己通宵熬夜为她专门写的歌曲《最佳歌手》送到了她的面前,本以为两人之间的关系会有所缓和,可当许山高又为莫可可进行指导时,莫可可竟然推倒了他。
  
  “看来,你是真的觉得你不需要我了,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取代我吗?”看着散落在一地的曲本,许山高自嘲地摇了摇头。
  
  “我不想多说什么,你太固执了。”看着这样的许山高,莫可可虽觉愧疚,但还是很快收敛了情绪。
  
  冬天的冷风呼呼作响,刺骨的寒意侵袭着全身,这天,太冷了。就连路旁的小花小草都缩紧了身子。凛冽的北风呼呼地刮着,怒嚎着,如咆哮的狮子。
  
  许山高离开了。三年里,莫可可再也没有见到他。
  
  假扮成莫可可的许山高即将代替莫可可演唱这场演唱会里最重要的歌曲。许山高也没有想到,自己精心为莫可可打造的歌曲,莫可可会在三年后将它发布。也正是因为这样,许山高才想到要代替她,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歌曲情感,也是想要证明当初自己为她所做的一切的正确性。
  
  你想取代我,我便成为你。
  
  随着美妙的音乐缓缓响起,演出开始了。幕布拉开。舞台上先是一片灰暗,然而沉寂了几秒,忽明忽暗的灯光从舞台后方打来。台上的“女子”背对观众而立,人们隐约的看到了“女子”清丽绝尘的背影,仿佛遗世独立般,神秘莫测。紧接着,此时灯光一暗,舞台中央缓缓楼下一障薄纱,将台上的人与观众隔离开来。台下的人只看到“女子”的身影移至舞台中央,薄纱中的一个侧脸就让现场尖叫不已,气氛高涨。此时的舞台布置十分简单,观众们透过挥舞自己手中的荧光棒,以及台上忽明忽暗的红蓝灯光,看到的就是“女子”静默地站在薄纱后面的身影。
  
  “女子”的空灵的歌声缓缓响起,有如清泉流水般击打着人们的心灵。人们仿佛身临其境,“女子”独特的演绎方式,高低混合的嗓音再配上琴弦吉他的伴奏,沧桑中又不失清灵,带有极大的感染力和震撼力。现场一片沉寂。观众还没有回过神,音乐声截然而止。就在观众以为歌曲演唱完毕后,一阵悠扬的笛声从舞台后方传至人耳,空若幽兰,低吟倾诉。台上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然移至舞台走侧的角落里,静默伫立,孤独的好像与世界格格不入,一股浓浓的哀情化散不开。现场仍然一片静谧,人们仿佛身陷其中,过往的一幕幕就像放电影般涌现出来。
  
  人们最后看到的便是女子淡然的张开双臂,弯下身子,向台下谢幕。紧接着,舞台的屏幕后方投射出本场演唱会的歌曲曲目。最后一首就是《最佳歌手》。观众沸腾了,喧闹声,欢呼声,尖叫声不绝于耳。这是从未有过的震撼,没有华丽的绚技,没有精美的舞台布置,没有夺目绚烂的灯光布景,只有灰暗灯光下的孤独身影,那么遗世独立地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感染了所有人。《最佳歌手》有了最佳的演绎。
  
  一个月后。
  
  许山高收到了一条短信,“你是我心中的最佳歌手。”
  
  河边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望着眼前的武夷水秀,许山高已然释怀。当年自己离开后,心中是充满怨恨的。以至于在知道莫可可要演绎《最佳歌手》时,才会有想要代替她上台的想法。自己是这首歌的原创者,没有人比自己更懂得,更能诠释好它。既然她想取代他,那么他就成为她。可实际上,这几年莫可可的演出自己却从未关注过,当年那个羞涩得连舞台动作都需要他来指导的女孩早已能独挑大担了。而他一直学不会原谅,一直将自己的想法强诸在她身上。自己一直想要达到最佳,可什么是真正的最佳自己直到现在才弄明白。想到这,许山高看着眼前的石径,狭窄悠长,未来的路好像还有很长。前方的道路又会遇到怎样的风景呢。
  
  莫可可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最佳歌手的奖杯。心里五味杂陈。想起了当时那场演唱会。当时第一个感到不对劲的是莫可可的经济人楚宵。也是他救了被许山高绑架昏迷的莫可可。但当时的莫可可却没有阻止许山高的继续演唱。
  
  “为什么?”楚宵一脸的不可置信。
  
  “因为他的执着,这一次,我愿意成全。”莫可可说这话时眼睛里流意出的光彩是楚宵从未见过的。好像经过这次,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
  
  灰蓝色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
  
  时间永远是成长最好的良药。莫可可不仅一次的在想,如果当初,自己能够对许山高说一句“你的想法很好,但舞台谢幕,演唱方式能否将我自己的理解加上,说不定效果会更好。”那么,结局会不会不一样?经历过伤痛的我们终于明白,原来当初的我们缺少的并不是奋进的动力,也不是远大的梦想,我们所不能做到的并且最难的是互相理解与宽容。
  
  歌坛里也好,爱情中也罢,都有人一心争夺最佳,也都有人乐意游走台下。你谈一场经典的恋爱,他写一首经典的情歌,享受种种过程本身,滋味已是最佳。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